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彩凰耀世

第二百一十四章 悄悄离开

彩凰耀世 雪白的小猫 3110 2021-03-06 18:06

  二人一前一后穿过幽深的走廊,顺着一条小路进入一处墨尘夜从来没有去过的幽深庭院中。

  来到一扇房门前,墨九懿示意道“进去吧。”

  他竟然不进去?带着满腹的疑惑,墨尘夜暗暗提高了警惕,推开门走了进去。

  在里面的竟然是两个女人,其中一个成熟一些斜倚在窗口,蒙着面纱看不清容颜,另外一个坐在椅子上的看起来年轻一些,脸蛋虽然长得很娇媚,却少了一只手臂。

  这个少女……有些熟悉的感觉。墨尘夜之前并没有见过凤迷蔓,自然也无从知晓她的身份,但是他倒是见过凤凰国的皇帝与亲王之类的人物,所以此时只是隐隐觉得她有点像自己见过的某个人。

  屋子里有股异常浓郁的香气,而凤迷蔓也是“含情脉脉”地注视着他,媚眼如丝语声轻浮“哟,这就是墨太子啊,长得还真英俊呢~”

  墨尘夜皱了皱眉,漠然道“你们把我找来有什么事就快说吧,不用拐弯抹角。”

  “你这副清高的姿态真是令人生厌。”凤迷蔓走上前,手指滑过他的肩膀,低声道“就和那个被我重伤坠江的小贱人一样呢……”

  墨尘夜的身体蓦然一僵,随即说道“你在说什么呢?我听不懂。”

  “既然听不懂,那墨太子紧张什么?”凤迷蔓冷笑着继续说道“凤汐月被我用邪丸重伤,经脉俱碎全身瘫痪,坠入了黑沙江,你说她尸骨无存的几率有多大呢?”

  墨尘夜只感到一阵头晕目眩,几乎要站立不稳,却依然强撑着冷冷道“你同我说这个干什么,她和我有什么关系吗?”

  “既然她和你没关系,那就好办了。”凤迷蔓在他耳边说了几句后,笑道“如何?”

  墨尘夜露出惊怒的表情“你做梦!”

  “为什么要抗拒啊墨太子?这可是你将功补过的机会哦~”说完凤迷蔓就要往墨尘夜身上贴。

  墨尘夜闪身躲开了她,怒道“请你自重!”

  “你不是不在乎她吗?不在乎她,你为什么抗拒?”凤迷蔓嘴唇勾起“与我合作,对你来说有百利而无一害。”

  “我不会使用这么卑鄙的方法的。”墨尘夜冷声道“而且你也代替不了她。”

  “你怎么知道我代替不了她?难道你认识她不成?”凤迷蔓的声音也转冷“墨太子,你要考虑清楚再回答。”

  “不需要考虑,我宁愿待在地牢里也不会和你们合作的。”

  墨尘夜刚想转身离开,却骇然发现自己不能动了,一股强大的气势锁定了他。

  “看来诅咒都没有让你学乖呢。”一直倚在窗口的慵懒女子此刻终于开口了“基本可以确定了,这小子果然和那灵凤有关系,虽然他在极力掩饰,但逃不过我的眼睛。”

  “我就觉得上一次阻截玄龟族的二十万大军败得莫名其妙,明明西线军那里我提前都已经有所安排,黑龙族却还是输得那么惨。”凤迷蔓看着动弹不得的墨尘夜,冷声道“原来是你和那小贱人相互勾结所致!”

  墨尘夜此刻被魅定住,无法回答,只能在心里暗呼糟糕,没想到这里竟然有尊者高手,这次只怕是难以幸免了……

  “怎么办师父?看来他是不会配合我们完成计划的。”凤迷蔓问道“我们要怎么处置他?”

  魅突然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“我倒是有个好主意……”

  ……

  又是一个夜晚,凌晨时分,天色尚未出现曙光,宇文澜已经轻装踏出了院门,留恋地往鹤纤灵的小院看了一眼,就纵身跃上了墙头。

  此次回到狐族必定危险重重,因为不止是赤狐族想要我的命,一旦离开凤凰国皇都太远,影阁,血魔族那些势力都有机会下手,那天在战场上我们这几个显眼的人恐怕都被盯上了。

  所以我怎么能让纤灵陷入危险之中呢……

  如今狐族祭典马上就要开始了,无论如何我都得想办法试着回去,如果这一次运气够好就能平安,如果运气不够好……那也没办法,只要纤灵能够平平安安的就好。

  只是……他再一次回头看向鹤纤灵的小院,希望你不要怪我就是……接下来他的紫衣身影一闪就消失在了墙外。

  鹤家主站在窗口,看着墙头的那个身影消失的地方,轻轻叹了口气。

  宇文澜并没有马上出城,而是先找去了元天归的住所。

  按照元天归的要求,他在离皇宫不远处有一个单独的别院,是在平常很少有人去打扰的幽静地点。

  宇文澜蹑手蹑脚潜入了进去,走到内院门口时蓦然顿住了脚步,随即小心翼翼地探头去看。

  在凌晨的薄雾中,尚有些看不清小院里的各种布置,但宇文澜知道,院子里什么都没有,只是单纯的空地,没有任何供消遣和娱乐的设施。

  而就在这个大多数人还在梦乡中的时间,元天归却已经起床,正在院中大汗淋漓地练功。他背上背着巨石,腿上绑着沙袋,围着院子一圈圈跑着。

  他的步伐沉重,气喘吁吁,显然已经跑了不短的时间,但他依然在持续跑着,汗水散落在地上,竟在院子中形成了一圈明显的轨迹。

  宇文澜默默看着他,想起了元天归在那一天说的话“不知道为什么,我就是难受,难受到无法忍受……为什么每一次我都不能及时挡在她前面……若是她没有回来,那我无论如何也要给她报仇!”

  怪不得这段日子他一直没来找过我,原来是在夜以继日的苦练,宇文澜轻轻叹息,这小子受到的刺激很大啊……

  又看了一会儿,元天归丝毫没有要停下休息的意思,他在不断尝试突破自己的极限,恐怕不累到倒下,他是不会停下的吧……

  算了,还是不打扰他了……宇文澜悄无声息地离开了,看了看暮色尚未褪去的天空,他在心中默默道汐月老大,希望上天保佑,你和我都能平安归来。

  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